0411-39731515-8029
健康养老>养老社区典型>国外
  • 特别推荐
  • 西欧严重老龄化国家如何破解养老困局?
    来源:中华网 发布于:2016-03-11
  • 内容导读:中国需要从中吸取一些经验和教训,同时也要积极探索符合自身实际情况的养老政策与方式,走出自己的养老之路。一起来看看西欧严重老龄化国家是如何破解养老困局的。
  • 据了解,目前,人口老龄化已成为全球多数国家面临的共同问题。而中国的形势尤为严峻。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人口老龄化过亿的国家,在2020年中国老龄人口将达到2.4亿,老龄人口占总人口的16%左右进入急速老龄化国家,预计到2050年中国老龄人口将达到4.8亿,占总人口的35%左右,进入重度老龄化国家。也就是说未来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位是老年人。

    然而,中国“未富先老”、“未备而老”的基本国情没有变。发达国家用了数十年的时间才进入人口老龄化,这期间积累了足够的财富来应对。中国需要从中吸取一些经验和教训,同时也要积极探索符合自身实际情况的养老政策与方式,走出自己的养老之路。

    那么,西欧严重老龄化国家如何破解养老困局?

    1.德国。



    据了解,德国是西欧人口第一大国,也是欧洲第一经济强国,约在60年前,以严谨精细著称的德国人就积极准备应对老龄化问题。8200万人口,12000多家养老院,包括托老所、老年公寓、临终关怀医院等,其中以老年公寓为主。这些养老机构54%为慈善组织或地方社会组织(主要是教会)所办,36%为私人养老院,公立养老院仅占10%。公立养老院每月收费在2000欧元左右,社会组织举办的养老院收费在3000-4000欧元之间,而私立养老院没有统一的收费范围,主要根据设施条件和服务水平来确定收费标准。

    很多老人如果在家,退休金基本能够满足生活所需。而进养老院,每月的费用首先由养老金支付,这是第一级义务。养老金不足以支付养老费用怎么办?这才开始了第二级义务:个人义务,即个人用存款弥补不足,存款花光了就要变卖有价证券、汽车、房产,直到房产花完了才进入第三级义务:子女义务,子女必须平摊养老金之外的养老费用。德国“养小不养老”的传统,赡养老人并非子女的义务。如果没有子女或子女没有足够的收入,政府就承担子女义务,发放各种养老补贴。
    德国的法定退休年龄为65岁,实际退休年龄为62岁。由于德国生活费用不高,而养老金相对丰厚,因此退休后的老年人较为富足。一般到了75岁,德国人才开始选择如何养老的问题。事实上,去养老院安度余生的老人只占75岁以上人口的33%,约有120万人。多数人还是选择居家养老,养老机构提供上门护理服务。不管是青年还是老年,德国人都有固定的诊所和医生。另外一种形式是“社区养老”,不脱离原有人际关系,而且还可以在社区内组织互助。如今,这样的养老形式越来越受到认可和欢迎。

    2.法国。



    早在1851年,法国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达到10.1%,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老龄化国家。作为西方社会福利体系较为完善的国家,法国拥有独特的高度碎片化、普惠型养老保险制度:全面覆盖但差别有序。针对不同社会阶层和产业形态,法国的养老制度格局分为四大板块:普通制度,覆盖所有私人部门的工薪阶层;农业制度,覆盖所有农业经营者和农业工资收入劳动者;特殊制度,覆盖公务员、军人、矿工、海员等;自由职业制度,覆盖所有自由职业者。

    2013年,法国工薪阶层的平均月工资为2082欧元(净收入),白领的平均工资为3950欧元,而养老金一般为工资的50%—70%。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,政府压力增大,法国2010年通过退休制度改革法案,把退休年龄从60岁提高至62岁,足额养老金的发放年龄从65岁提高至67岁。

    在法国,生活不能自理、身患疾病或没有子女的老人更倾向选择去养老院养老。许多老人收入有限,对养老院不敢问津。但法国为丧失自理能力及行动不便的老人设立了不少补助,如个人化自理能力补助金(金额依丧失自理能力的程度而定,每月多则1224.63欧元,少则524.84欧元)、房补、福利补助等。对于法国城市里的中上收入者,他们倾向于在农村购买“第二住宅”,以便度假或是养老。许多法国人退休后会出售城里的房子,然后义无反顾地南下尽情享受“乡村”节奏。还有一些法国人索性迁到摩洛哥或是突尼斯等地,因为那里不仅有阳光,还有更低的物价。

    3.英国。



    人口老龄化是英国的现实危机。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表明,再过17年,英国65岁以上人口将增加4成以上;到2040年,将有近四分之一人口为65岁以上老人。英国养老改革有两条主线,一是降低公共养老金的待遇水平;二是发展补充养老金计划。英国公共养老体系主要包括两个计划,一个是国家基本养老金(BSP),覆盖全国居民,提供相当于平均工资15%的养老待遇;另一个是收入关联养老金计划(SERPS),覆盖没有职业养老金计划的居民,提供相当于其收入最高20年中平均工资20%的养老金待遇。政府征收工资税为公共养老计划融资。上世纪70年代,英国削减公共养老支出,同时鼓励发展补充养老计划。政府支持补充养老计划的措施主要是提供税收优惠,由于政策得当,大多数企业和个人都参加了补充养老计划。目前,英国补充养老基金形成较大规模,相当于GDP的2/3,补充养老计划的广泛实施有效弥补了公共养老金待遇水平的下降。

    综上所述,英法德三个发达国家在处理养老问题上的共同点就是:一是灵活调整退休年龄,二是改革养老保险金制度,三是改善老年人就业环境,四是提高社会服务能力。

    据了解,“十三五规划建议”指出,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,弘扬敬老、养老、助老社会风尚,建设以居家为基础、社区为依托、机构为补充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,推动医疗卫生和养老服务相结合,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。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,通过购买服务、股权合作等方式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增加养老服务和产品供给。这为今后一段时期全国老龄事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。面对人口老龄化的第一个高峰,中国还有35年的时间来发展老龄事业,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。相关的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,甚至可能会经历阵痛。

    本文由健康养老网转载。

    关键字相关信息: 老龄化 养老 老人 服务
    分享到: 2
      0411-39731515-8029